K小姐没有敌人,但朋友也很少;她并不虚伪,可也从来没人用“真诚”或“热情”等字眼形容过她,“冷漠”大概是别人对她最统一的评价。她的社交网络更新得很频繁,清晨练瑜伽、午餐的花式摆盘、周末逛集市或听音乐会总会事无巨细地发到朋友圈里,可是和一些喜欢在社交场合或社交媒体张牙舞爪的人不同的是,张扬或浮夸只是这些人脆弱内心的面具,而K的朋友圈自带“可信”气质,让人相信她确实全心全意地投入、经营并享受着生活。




我和K是大学同学,大学时我当班长,处在权力的顶峰更易窥见芸芸众生的区别。每当评选奖学金、三好生或报考某类证书之季,我们寝室就门庭若市,都是来和我打听绩点的计算公式或者证书的报考流程,可是K从未在这个时候打搅过我。后来才知道,她很早就笃定心思要留学,所以那些琳琅满目的证书,对她来说形同虚设,她只需过语言关,再把成绩搞得漂亮点就可以了。

K留学报考的是教育学系,如果在国内持有教师资格证书,会对她的申请有很大帮助。要拿到教师资格证,必须先通过普通话国家测试。这个测试其实学校是安排我们统一参加的,但是考试那天,K去了大师杯网球公开赛支持她心爱的费德勒。用她的话说,那是她与费德勒的“鹊桥之约”,她不会让任何其他事情阻止这一年一度的相会。也因为这样,她在临毕业前又在百忙中抽空去补考了普通话测试,最终还是被申请的学校成功录取了。



K就是这么一个人,她很忙碌而务实,没有闲暇的时间做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也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还记得当时全班投票选学生大会的班级代表,必须在两位提名者中二选一,K眨巴着眼睛问我:“能弃权吗?反正选谁对我都没区别。”考完雅思那天则在微博上@雅思的官网:“今天考口语的时候,主考官打了个喷嚏让我忘了原本背好的内容,我可以投诉他吗?”

我和K不算特别熟络,可是如果搭乘校车或地铁的时候碰到,总是插科打诨、天南地北地乱侃,一点都不见外,还时常被对方逗得捧腹大笑。有一阵子她正迷恋某部当红的美剧,随身带着一部PSP,只要一有闲暇时间就打开来看。某个周末我们搭同一辆校车,我刚在她身边坐下,她就取出PSP插上耳机追剧,还把其中一个耳塞分给我。我们就这么沉默着,追剧追了一路。

K研究生毕业前便通过语言考试,一毕业就取得永久居留权,在异国享受着她慢节奏却依然丰富多彩的生活。尽管偶尔会有人对她有微词,但我还挺羡慕她。正是因为她头脑简单、杂念少,所以才异常专注,也更容易比别人达到目标。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消耗他人,却充实着自己,挺好的。


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相关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www.zazhi.com/105625.html

凤凰周刊:fenghuangzhoukan.zazhi.com

Vista看天下:vista.zazhi.com


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