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提倡从中国引种茶叶进行种植的人是英国探险家和自然科学家约瑟夫·班克斯。他曾担任英国皇家学会会长超过41年,并建议英王乔治三世把全世界的植物学家收集到的植物收藏到邱园(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使邱园变成世界上具有领导地位的植物园。无论从茶叶引种还是对邱园的规划,班克斯都有极其长远和前卫的目光。

1788年,在他的主张下茶种被从中国引进到英国,他亲自撰写了介绍中国种茶法的手册。大概因为太前卫而与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垄断政策相抵触,他的计划被搁置。在1833年之前,英国几位科学家使华都延续了班克斯的愿望,持续从中国购买茶籽,寄往加尔各答并种植在皇家植物园内。这时的茶的引种仅在实验期,并未发展成实际意义的规模种植。

1833年随着东印度公司贸易垄断权的取消,英国开始在印度殖民地种植茶叶。总督上书当时的英国政府,亲自选了十三个人为委员,加紧研究中国茶在印度试验种植的可能性。两年后该协会秘书长戈登亲自潜入中国南方茶区,私购了大量中国茶籽,分三批运往加尔各答。光带走茶种肯定不行,戈登又顺便聘请四川雅安的茶师一起赴印度教习当地人种茶制茶。因此最初流传到印度的制茶方法并非武夷茶的方法,而是炒青绿茶的方法。 

1835年戈登运回的茶种种在了加尔各答,成功育出的茶苗达四万余株。之后,这批茶苗的一半被移植到阿萨姆地区,一半移植到喜马拉雅的古门跟台拉屯一带。余下的零碎,分配给了170个私人种植者。这些茶苗茁壮成长于喜马拉雅山麓,阿萨姆地区却比较少成活,于是,在实验的基础上喜马拉雅山麓的大吉岭被锁定为适合中国茶生长的沃土。

有了点滴的成绩,英国人持续发力,继续研究引种与种植技术“以敌中国独行之买卖”。1836年,中国茶师利用阿萨姆省塔克区的原生本土茶树嫩芽试作茶叶成功,虽只有少少的几箱但却似暗夜中的一颗明星般给实验者带来了希望。1837年,初尝制茶甜头的英国人再次遣人前往厦门购买种子。1838年,东印度公司收到四百八十磅本地精做的茶叶,引起了轰动。此项成绩给予了英国人信心跟狂热,于是不断引进茶籽进行试验。印度茶在这些持续发力引种试验的基础上,以飞快的速度进行改良。

有了前人这样坚实的基础,传说中的茶叶大盗终于出场了。

1848年,罗伯特福琼第二次远渡重洋到达中国。他在日记中写到:“这次我来到北方,是为了给皇家东印度公司设在印度西北部省份的种植园采集一些茶树跟种子……”福琼先抵达了宁波茶区,但他觉得宁波的绿茶只是中国人喜欢喝而并不适合英国口味。于是在日记里自言自语道:“也许宁波的茶树品种与最优质的茶叶的茶树并无二致,其差异不过是气候、土壤不同导致的,或者更可能因为加工方式的不同而导致。”


罗伯特·福琼编撰《两访中国茶乡》插画

英法是比较早进入知识产权世界体系的国家,福琼当然更容易关注到风土差异带来的品质不同。为了不留下遗憾,他并未带上宁波茶种回国。从福琼的日记,不难看出这位植物猎人的清醒和严谨。之后他依照自己的判断,一路从上海经杭州到达了休宁,在休宁他采集了当地的茶籽跟幼苗,并收集了绿茶的种植加工信息。他把采集的种子跟幼苗运回上海,放在育种箱内,由于上海没有直航加尔各答的轮船,福琼要把采集来的成果先运至香港,由香港再转运到印度。

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他又搭船北上,由福州入关继续采集茶树,派遣雇佣来的中国人上溯闽江,回到徽州茶区与武夷山茶区分别采集了茶籽茶苗。出于植物学家的严谨以及对雇佣的中国人的不信任,福琼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往红茶茶区(武夷山)。

此时在福琼的观念中还没有清醒地认识到,红茶只是一种做工,加上他对武夷山优质风土的崇拜致使他在日记中写到:“但我还是得承认,如果能亲自去那红茶产区参观一趟,我会更满意一些。我不愿意带着这样的想法回欧洲,那就是,我不能完全保证,那些被我介绍到帝国设在印度西北诸邦的茶园里的茶苗都确实来自中国最好的茶叶产区。……”因为朝拜的执念,促使他一定要亲自走一趟。


河口镇

同年五月他带着雇佣的中国翻译离开宁波,途径余姚—新安—兰溪—衢州到达河口镇。河口是当时红茶交易的贸易集散地。从河口福琼雇佣轿夫坐轿经过铅山、紫溪,由两省交界的分水关到达崇安县。这条路线是传统的山西茶商行茶的商路,是崇安茶到恰克图的茶路,并没有经过传说中的桐木关。因此,传说中桐木关的茶是福琼最早带去英国的说法也是谬传,在日记的如实记载中不攻自破。

到达崇安县后,他停留了三个小时,继续赶往四五十里(25公里左右)外的武夷山,就是现在的武夷岩茶名岩区范围。他借宿在景区的寺庙里,除了考察到和尚作茶的方法,他还考察了武夷山风景区附近的土壤环境。他描述道:“武夷山这些大岩石由一种奇特的混合物构成。”他采集了岩石的样本,带给加尔各答的地质学家们研究。

经过观察他发现武夷山的土壤是由“岩石颗粒与腐植质组成,其中,腐植质的比重相当高,腐植质有营养,所以种在这种泥土中的茶树能茁壮成长。” 即使到了今天,福琼的结论仍旧不过时。如今还有人煞有介事的讨论什么野茶树,并无更多关注风土。而这些概念早在福琼的时代就被英国科学家们所洞悉,并运用到实践当中。 


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相关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www.zazhi.com/105625.html

凤凰周刊:fenghuangzhoukan.zazhi.com

半月谈:banyuetan.zazhi.com


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